昵称

未表达的情绪永远不会消亡。它们会被掩埋,然后在某个未来以更丑陋的方式涌现。
我本就不该将情感匿于深海。
再卑劣再不堪的我,也好过一具虚伪的皮囊。

如果 万种 温顺 谦卑
也逃 不过 是非
不如 就做 叛逆 的人吧
即便 可悲 可啐

哒哒哒

我只想知道,如果那天晚上只有我一个人,我会不会就那样在外面站一晚上。

……

【我开始问自己这是为什么】
〖你若不在我又岂敢妄提往昔〗
【不肯放手的执着 如何滋养了心魔】
“每夜放逐信仰 四光年之外去流浪”
【是我将她召唤出来却无法将她掩埋】
【深陷在重重妄想的泥淖,悲痛地无法自拔】
〖愿以愚蠢为代价换取遗忘与宁静〗
〖织起一个蚕茧〗
【目之所及怜乞驾凌逻辑认知的康愈】
【想不起灵魂深处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生是场层层叠叠的戏剧,我就知道我注定会遇到你”
【I'm gonna run away now and never lookback.】
“回望现实大地”
〖还是不安 还是氐惆〗
【你在名为弱小的深渊究竟看见过什么】
〖但漂亮笑下去 仿佛冬天饮雪水〗
〖聚散可泣可慰 独对夜雨凄迷〗
〖不要回头看,背后没有你想要的答案〗
“在某一个剧情转折点 带我前往明天”
【我也想,也曾想过和你远航,只是终究喑哑,唯有转身退场】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孤独之人不应执着 为何仍追逐幻梦】
“他们说你将要独自飞翔”
〖你渴望的离开,只是无处停摆〗
(但且在这片大地上栖息,欺瞒一时颂扬)
〖半醒半醉日复日 无风无雨年复年〗
【最后还有什么值得争取,消费这场唯一的生命】
〖借我杀死庸碌的情怀,借我纵容的悲怆与哭喊〗
【时时想起 寸步难行 叩问自己 无人回应】
【既不懂如何背负,也不懂如何逃避”】
“从此路线背离了一切,守护的人也消失不见,迎接泪水干涸的世界,独自去向的终点”
〖想着或许下个路口会有谁与我相遇,哪怕只 一瞬的奇迹〗
【痛苦的心情没有痛苦的聆听】
【谁看见我的黑夜,有无数的秃鹫在盘旋】
〖如果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的话……〗
【如果不曾向天空仰望 也不会发狂】
“戏剧主角怎能逃跑 轮不到你说不要”
【失去了支撑却只换来一片哗然】
〖君だけがいない,今を 生きてく〗
〖救世主已经很久没有出现,我应该做一些什么让生命更加圆满”〗
“我与我仍要大战三百回合”
“まだ 絶望、希望 すれすれ紙一重”
〖So should you sow it once and make it grow,the sweet clematis〗
〖如果我能单纯爱上一片树叶〗
“轮回因果将安息”
〖我愿前行 沿这条路〗
【别对我说 别对我说 别靠近我 别靠近我】
【勿要对我说虚伪的爱】
〖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
〖此刻即使漂流 不需孤身出走〗
【最后的可能性 请你一定抓紧】
〖是否就能做到再次爱上这个世界〗

“我的好朋友,祝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她说。

“如果愤怒能让你感觉好一点的话”
“如果不产生自责或者愧疚的念头的话”
“如果不必为对方考虑的话”
“如果足够厚颜无耻的话”
……
我在做啊我有努力啊我谁也不想认识谁也不想理解啊
我……
真难过
不过至少我现在会愤怒了
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太晚了。”

挣扎了半年,总算捏出个人模样。
那就这样活下去吧,那就继续拼下去吧,直到……
希望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我知道的,我看见过。
我破釜沉舟把自己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不想重蹈覆辙啊。
我说过我和你们不一样,我说过我和从前的那个我不一样。
不要再提醒我了,不要再暗示我了,真难过,去他的吧,那是她的结局,不是我的。
都说了我不是她了……

把家里那个几乎成了砖头的初代ipad拿出来,回想把它当作通往外面的秘密通道也就不到一年的事,给女神写第一封“信”不过八个多月,再翻出备忘录来却怎么也不相信是自己写的——我会给一个素不相识只听过她的歌的人写求救信坦白自己一切过往?她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而我甚至不能确定她会回复?我真的曾经那么痛苦吗?(哪么痛苦?)我竟然还会有这种那种荒诞的念头?她会怎么想呢?她竟然真的回复我了?她说……
她当时说了多少我已经记不清,只记得五月最难过最痛苦的时候白天刷高考晚上刷物竞看得脑袋僵住了就在草稿纸上一遍遍写着“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和“想一想一边说着我好痛苦一边把事情做完是不是酷毙了”然后哭着继续学。
可我只记住这些……然后就高考了……后来呢?
哦后来是给那个人发了短信之后的一个晚上抱着手机翘掉自习在二教楼下边哭边在手机上敲敲敲给她发了好长自己都懒得看第二遍恨不得立马收到回复,在漫长的几天后终于有了力量坚定了不再理会那个人的决心。
说起来,这一年的回忆都是靠消息的小红点串起来的啊。所有已经丢失的或者拒绝检索的记忆,只要想着几次回复,就都出来了啊。
原来我去年过得那么痛苦啊。
原来遗忘真的很强大啊。
原来摆脱之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啊。(不过不管怎么说进步一点是一点)
但是终于可以以旁观者的身份发言了。(即使是“自以为”)
如果没有她……我真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这一年来,我对她的感情,超过了对其它所有人的感情之和。
而我却不是她生命中重要的存在——甚至不是配角。
好难过
真希望至她能因为我的存在而稍微开心一些。
啊对了,忘记是背叛吗?
那我宁愿背叛自己也不会背叛她的。